解决校园餐安全问题
应建立家委会参与决策监督机制

2019-03-22 11:04:00来源: 中国食品报网

  [在近日举办的全国两会上,学生餐的营养健康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,他们从学生餐营养健康、配餐供应、食品监管等多方面建言献策,呼吁要完善中小学生在校用餐的卫生和营养标准。

  新学期伊始,学校午餐再次成为社会公众关注的话题。专家认为,应当建立家长参与监督机制,发挥家长参与监督的作用。]

  安全系头等大事 留样是关键一步

  在北京某小学从事后勤工作的连师傅介绍,每天早上7点10分,校领导会值班检查采购来的饭菜,“学校食堂的后厨安装了监控,餐厅有电视,每个操作间都能看到,可供监管部门随时抽查。各级监管部门对学校食品卫生抓得很严”。食堂里装有不少监控摄像头,“每个环节都是透明的,所有流程都在监控下进行”。

  张海在一所中学担任食堂主任,他表示,学校食堂有一个冷藏柜,储存着最近3天的饭菜留样,“安全是头等大事,留样是很关键的一步”。据了解,张海所在的学校食堂共有工作人员20多名,学校要求老师参与食堂事务。“副校长一般6点半到学校,和食堂工作人员一起称菜、检查菜品是否新鲜。”张海说:“学校抽出15名老师到食堂值班,每天必须有一名老师监督、把关食堂运行情况,包括饭菜质量和价格、食堂卫生情况等,要做到人人满意确实太难了”。

  着重监督生产源头 供餐环节公开透明

 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统计数据,截至2017年年底,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51.38万所,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.7亿人。校园餐业成为社会刚需。现阶段,很多中小学校还不具备自己开办食堂供餐的条件,企业配送学生午餐模式在一定时期内将大量存在。

  去年8月发布的《学生餐营养指南》,规定了6岁至17岁中小学生,一日三餐的能量和营养素供给量、食物种类及配餐原则等。不过,《学生餐营养指南》主要起草人之一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胡小琪发现,目前,仍然有许多一线企业对此标准知之甚少。而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,校园具有相对的区域封闭性。为了食品安全,很多学校一般不允许学生在校外用餐,午餐集中供应便有了一定的市场垄断性。

  那么,午餐是学校供应,还是外包配送?一些家长认为,学校供应比较好,既好管理,又可放心,“配送肯定会导致饭菜存放时间长,怕饭菜闷坏”。也有一部分受访家长支持配送,认为“经济实惠”“配送既可以给学校减压,又能适当给学生补充营养。”“学校选择何种午餐方式,相关部门没有要求。”一位业内人士介绍,目前学校供应学生午餐有3种模式:一是食堂委托经营,聘请专业的餐饮公司;二是学校经营,原料统一招标;三是午餐配送。“采用怎样的方式供应学生午餐,关键还是因地制宜。不管采用哪种方式,卫生、安全是第一位的”。

  “目前,多数学校采用的‘企业集中配送’模式有很多中间环节,学生家长和学生个人无法直接对接供餐企业,对供餐商无法进行选择,加上有些学校订餐负责人,在订餐环节不能确保公开透明,导致学校午餐出现诸多问题。”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辉说,只要订餐的环节公开透明,无论采用何种供餐形式都是可行的。“学生餐出问题是由于订餐过程只有行政力量主导,没有其他社会力量监督,以及招标不透明导致的。”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,目前,各地营养餐或学校食堂的安全与质量问题,都指向家长参与决策与监督机制缺乏,所以应当建立家长参与监督机制,发挥家长参与监督的作用。

  考核评价缺乏标准 多头管理渐成趋势

  近年来,校园餐领域已得到更多的社会关注与资源倾斜。在乡镇村居,教育部于2011年启动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,7年来已覆盖全国29个省份(京、津、鲁单独开展了学生供餐项目)1631个县,受益学生人数达3700万。在城市社区,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于2017年在北京市顺义区、辽宁省盘锦市、浙江省义乌市等8地12所中小学,开展“营养校园”试点项目。

  与此同时,各地也对学校午餐的管理进行了各种探索。2018年11月5日,安徽省教育厅提出,安徽将制定学校午餐管理办法,引入准入与退出机制。此外,安徽还将落实中小学校校长陪餐制,及时公开就餐人数和带量食谱等相关信息,并成立由学校领导、教师、学生及学生家长代表参加的膳食委员会,定期对饭菜价格和质量进行评估。

  近日,北京市教委发布《关于切实做好2019年学校食品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,明确新学期幼儿园、中小学、高校等校园食品安全管理的具体要求。《通知》要求,中小学、幼儿园应当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,学校相关负责人每顿饭与学生一同用餐,及时发现和解决供餐过程中存在的问题。

  据储朝晖介绍,针对学生餐,监管方式主要有两种,一种靠行政部门监管,另一种靠市场本身监管,“如果学校订餐人能够认真负责,让订餐环节公开透明,完全可以由市场竞争本身来监管,这也是最有力度、最可持续的监管”。“在对营养餐供给、选择的机构进行监督时,应当引入包括食品安全部门、行政部门、家长和社会力量的监督,媒体也要发挥监督政府部门的作用。”不过,储朝晖也坦言,“引入与退出机制”产生的作用有限,无法解决根本问题。为了保证中小学生校餐吃得健康安全,学校应选择认真负责的订餐人,市场监管部门应定期对供餐企业的调查结果进行公示,让每一位学生和家长了解实际情况,时时进行监督。“所谓的准入制度和退出机制,只能对学校在选择供餐企业时起到约束作用,这本身就表明了校方在选择供餐企业时具有不受监督的权力。”熊丙奇说。此外,也有不少业内人士建议,尽快为校园餐立法,对学生营养午餐标准、学校午餐供应与管理进行规范与约束,厘清政府、学校、家庭和社会的职责。

 (赵丽)


0
0

我来说两句

yzc666亚洲城